帷幔那边

帷幔那边

突然,周围凭空出现了许多黑压压的身影,把他们左右两边的路都挡住了。那些人的眼睛从兜帽的狭缝里射出光芒,十几根发亮的魔杖直指他们的心脏。金妮惊恐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查看详细
就业指导

就业指导

可是你为什么不再上大脑封闭术课了?赫敏皱着眉头问。我跟你说过了,哈利低声说道,斯内普认为我已经掌握了基本规则,能够自己往下学了。 那么,你不再做怪梦了?赫敏怀疑地说...

查看详细
在猪头酒吧

在猪头酒吧

自从第一次提出让哈利讲授黑魔法防御术课的建议之后,赫敏整整两个星期没有再提这件事。哈利在乌姆里奇那里的关禁闭终于结束了(他怀疑那行已深深刻进他手背的文字恐怕永远不...

查看详细
另类部长

另类部长

差不多快到午夜了,首相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读着一份长长的备忘录,但是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明白那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他在等一个遥远国家的总统打来电话。他一方面怀疑...

查看详细
卢娜·洛夫古德

卢娜·洛夫古德

哈利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他的爸爸妈妈不停地穿行在他的梦境里,但从不说话。韦斯莱夫人对着克利切的尸体伤心地哭泣,罗恩和赫敏头戴王冠在一旁看着。而哈利发现自己又走在一...

查看详细
分院帽的新歌

分院帽的新歌

哈利不想告诉别人,他和卢娜有了同样的幻觉如果真是幻觉的话,所以他在车厢里坐下来,反手把门重重地关上后,再也没有谈论那些马的事。然而,他忍不住去注视着在窗外移动的那...

查看详细
他唯一害怕的人

他唯一害怕的人

不,他没有死!哈利嚷道。 他不相信,他怎么也不肯相信。他仍然用全身的力气跟卢平搏斗。卢平不明白,那帷幔后面藏着人呢。哈利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时就听见他们在喃喃低语。小...

查看详细
他唯一害怕的人

他唯一害怕的人

不,他没有死!哈利嚷道。 他不相信,他怎么也不肯相信。他仍然用全身的力气跟卢平搏斗。卢平不明白,那帷幔后面藏着人呢。哈利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时就听见他们在喃喃低语。小...

查看详细
从火中归来

从火中归来

我不去我不需要去校医院我不想去 我不去我不需要去校医院我不想去 我我没事,先生。哈利结结巴巴地说,擦去脸上的汗水,真的我只是睡着了做了个噩梦 考试压力!老巫师深表同情...

查看详细
乌姆里奇教授

乌姆里奇教授

第二天早晨,西莫飞快地穿好衣服,没等哈利穿上袜子就离开了宿舍。 难道他以为跟我在一个房间里待得太久,他就会变成疯子吗?西莫的衣摆一闪消失后,哈利大声问道。 别把这事...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