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人和告密生

我敢说,你现在一定觉得要是没放弃占卜课就好了,是不是,赫敏?帕瓦蒂带着得意的笑容问道。 眼下是早饭时间,特里劳尼教授被解雇的事已经过去两天了,帕瓦蒂正在用魔杖卷起自...

查看详细

韦斯莱夫人的烦恼

邓布利多的突然离去使哈利感到十分意外。他一动不动地坐在缠着链条的椅子上,努力使自己从惊愕和如释重负的感觉中缓过来。威森加摩的成员们纷纷站起身来,一边说着话一边整理...

查看详细

霍格沃茨的高级调查官

他们本来以为第二天早晨要在赫敏的《预言家日报》上仔细搜寻,才能找到珀西信里提到的那篇文章。然而,送信的猫头鹰刚从牛奶罐上飞开,赫敏就猛地吸了口冷气。她展开报纸,露...

查看详细

邓布利多军

乌姆里奇看了你的信,哈利,没有别的解释。 你认为乌姆里奇抓了海德薇?他愤怒地问。 我几乎可以肯定,赫敏神情严峻地说,注意你的青蛙,它要跑了。 哈利用魔杖指着满怀希望地...

查看详细

要与不要

哈利波特响亮地打着鼾。他在卧室窗前的一把椅子上坐了将近四个小时,一直望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街道,后来便睡着了。他的一侧面颊贴在冰凉的窗玻璃上,眼镜歪在一边,嘴巴张得...

查看详细

被多洛雷斯关禁闭

对哈利来说,那天晚上在礼堂吃晚饭可不是一次愉快的经历。他同乌姆里奇大吵大嚷的消息不胫而走,即使按霍格沃茨的标准衡量,这样的传播速度也是快得出奇。当他坐在罗恩和赫敏...

查看详细

蜘蛛尾巷

许多英里之外,曾经在首相的窗户外游荡的雾气,此刻正在一条肮脏的河流上飘浮。这条河蜿蜒曲折,两岸杂草蔓生,垃圾成堆。一根巨大的烟囱,那是一个废弃的磨坊留下的遗物,高...

查看详细

蛇眼

星期天早上,赫敏穿过两英尺深的积雪走向海格的小屋。哈利和罗恩想陪她去,但他们的家庭作业山又增到了骇人的高度,所以两人不情愿地留在了公共休息室里,努力不去理睬楼下传...

查看详细

第二场战争开始了

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回来了 在星期五晚上的一次简要声明中,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确认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已经返回这个国家并再次展开活动。 我必须十分遗憾地证实,那...

查看详细

第二十四号教育令

这个周末余下的时光,哈利觉得比整个学期都开心。他和罗恩星期天花了不少时间赶家庭作业,虽然这很难说是乐趣,但秋天最后的灿烂阳光依旧照耀着,所以他们没有伏在公共休息室...

查看详细